韩少功写《日夜书》

2013-5-30 8:49:00作者:佚名来源:转载查看评论0条)字号:

韩少功写《日夜书》 称年轻人看后更理解父母

     《日夜书》以韩少功当年下乡的湖南农村为原型,小说一开始出场的,就是一群从历史深处走来的骨灰级文青——他们可以用小提琴拉出柴可夫斯基,知道拉斐尔、达·芬奇、米开朗琪罗比红薯、猪仔更重要,喜欢在树林里畅谈人生,若是没读过索尔仁尼琴作品和《斯巴达克斯》,立马遭人鄙视。而马涛和他的秘密小组,甚至具有政治雄心和社会改革的抱负,是那个时代青年中的佼佼者。遭到告密后,马涛深夜入狱,小组成员如惊弓之鸟,四下逃窜。多年后,马涛作为异见分子流亡海外,而曾经意气风发的年轻友人也在随后变幻莫测的“后知青时代”中潜泳沉浮,伤痕累累,上演了一出“像是畸人录,又像是英雄传”(格非语)的好戏。与今天相比,当年这批文青的段位,绝对骨灰级。要知道,那可是在吃穿都成问题的年代。

  但是,女主角马楠前面是圣女,后面则变成庸俗不堪的中年妇女,让人大跌眼镜。还有另一位主人公——充满理想主义情怀的马涛,生活中则不近情理,对亲生女儿不闻不问,作者简直就是在“黑”这个人物。对这种错位描写,韩少功这样解释:“美国有一位著名作家兼批评家苏珊·桑塔格。她说过一段话,大意是:消费主义比斯大林主义更可怕,因为在后一种情况下,价值观还在,大家还有抗争的对象,但在前一种情况下,价值观全面崩溃,人们甚至找不到抗争的对象,或者发现抗争的对象竟然包括自己。”

      50后的爱情

  最多是“棉花树之恋”

      韩少功被知识界公认为一个理性极强的作家,典型证据就是他很少写死去活来的爱情。他戏称那个年代的爱情大多是“卫生版”,“无非是两个人的饭一起打,两个人的衣一起洗。晚上散步时拉拉手,也足以让人心惊肉跳了”。他不无幽默地讲,在那个没有工资的艰苦时代,年轻人的爱情故事别说像《山楂树之恋》,充其量也只是“棉花树之恋”“红薯藤之恋”。

  这种更符合真实生活的爱情描写被移植到了《日夜书》里,小安子和郭又军,马楠和小陶,他们的爱情很少有戏剧化的高潮,更多是细水长流下的各种纠结。

      50后的韩少功

  一半海南一半汨罗

     同为50后的韩少功,私生活一向保持着低调。从海南省作协主席上退下来后,他每年的一半时间在湖南汨罗乡间,一个叫八溪峒的偏僻山野度过。种地,写作,过着半农耕生活。韩少功被乡里人亲切地称作“韩爹”。

  《日夜书》就是在汨罗乡间写成。那里是他的精神家园。与《日夜书》中知青生活紧密相关的便是韩少功的乡村生活。韩少功曾在他的散文集《山南水北》中记录了他辞别城市,回归农村生活的收获。“兼职农民的生活一晃而过已经有八年的时间了,在这八年的时光里我收获了南瓜、丝瓜、玉米和辣椒等及吃不完的鸡蛋,同时还有一本新作《山南水北》。”他用笔记录了各种对于乡村生活的感受、倾听与思考,甚至还包括了各种冥想幻觉。谈到这段生活,韩少功多少有种放松的感觉。他的回去并不是一种非常刻意的策划,更多的是一种随性而至的“逃离”。“因为城市,我可以对乡村有更为清醒的识别。反过来也一样,因为有了乡村,我观察城市也有了不同的角度和参照。我不觉得有什么理由一定要把自己局限在城市或乡村。上天给了我们山川田园,我不觉得有什么理由一定要让自己背对它。”

  

  • 首 页
  • 上一页
  • 下一页
  • 末 页
  • 扩展阅读

    易中天语出惊人2013-5-30 9:05:00
    传记类电影大热2013-5-30 9:02:00
    杨牧谈教授诗歌2013-5-30 8:59:00
    韩少功写《日夜书》2013-5-30 8:49:00
    《盛典:诺奖之行》获赞2013-5-30 8:47:00

    文章评论

    已有评论(0条)

    [查看所有评论]

    评论加载中...

    发表评论loading...

    验证码: 点击左侧字符可更换验证码

    热点图文

    1
    2
    3
  • 资讯导航
  • 热门推荐
  • [恒谦简介] – [恒谦要闻] – [法律声明] – [广告业务] – [人才招聘] – [联系我们] – [网站地图]
    举报邮箱:service@hengqian.com 客户服务专线:400-715-6688 客服QQ:4007156688 陕B2-20090046
    恒谦教育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www.hengqi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:吴海龙律师 陕西德伦律师事务所
    ×